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120余件国宝亮相,复原当年“军机处”
2019年05月13日 11:20   来源:解放日报  

  上海奉贤博物馆新馆将于本周四正式投入营运,为期3个月的“雍正故宫文物大展”同步亮相,并免费对外开放。

  此番大展是故宫历史上第二次将雍正文物带到国内其他地方博物馆进行展览展示,上一回还是十年前,台北故宫和北京故宫合办的清世宗(雍正)文物联展。在那次联展,台北故宫拿出“压箱底”宝贝,北京故宫带去39件雍正展品。这次在奉贤博物馆新馆里,人们将看到120余件国宝,涵盖雍正皇帝13年里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更了不起的是,诸多展品在故宫博物院也仅是“馆藏”,从未对外展示。

  国宝走近百姓的重要载体

  一个月前,故宫第六任院长单霁翔退休。退休后的第六天,他在奉贤做了一场题为“坚定文化自信,做中华文化的忠实守望者”的专题报告。两个小时里,他把故宫博物院的历史沿革、古建筑群、馆藏文物一一做了详细介绍。现场许多观众都认为,这是奉贤离故宫最近的一次。可人们并不知道,早在单霁翔退休前,就已经把奉贤和故宫的合作安排得“明明白白”。

  去年春,一次偶然机会,奉贤区主要领导和单霁翔碰面。奉贤方面介绍了博物馆新馆即将落成的情况,表达了对接故宫资源的愿望。单霁翔爽快地答应了。紧接着,奉贤和故宫方面的工作人员开始频繁交流,磋商资源对接的形式,讨论内容从能不能展到展什么、怎么展,思路越来越清晰。

  故宫为什么把这么重量级的展览放在奉贤?如果从传统思路出发,恐怕找不到答案。奉贤区博物馆馆长张雪松坦言,2万平方米、功能先进的奉贤博物馆新馆固然有办展实力,可全国那么多设施完备、底蕴深厚的博物馆,故宫怎么会瞧上一个区级博物馆?“我觉得单霁翔思维开阔,不拘泥传统,他可能认为文化传承不一定非要放在那些规模大、地位高的场馆里。”

  张雪松的感觉八成是对的。近期有网友扒出单霁翔退休后一个月内的行动轨迹——离开故宫后的第三天,他在安徽滁州做了专题报告;第四天,被2019中国(宁波)特色文博会聘为创意顾问;第六天,来到奉贤;第七天,去山东烟台倡导文物保护;第九天,去了北京林业大学……这些地点大约都会成为故宫的“朋友”,成为未来国宝走近百姓的重要载体。

  馆里藏有“一级标准”展厅

  2017年,奉贤博物馆新馆启动建设。项目位于上海之鱼——金海湖畔,由日本新生代建筑师藤本壮介设计。这座由三个独立的椭圆造型巧妙连接而成的建筑群美轮美奂,硬件在当前上海各区级博物馆里排在前列。但故宫要的,不完全是这个。作为国家一级博物馆,与故宫合作的展览展示单位,至少也要达到同级别展览水平,换言之,不管在安防还是配套方面,都要有承接国宝的能力。

  上海目前有5家国家一级博物馆,分别是上海博物馆、上海鲁迅纪念馆、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上海科技馆、陈云纪念馆。尚没有一家区级博物馆能在综合管理与基础设施、藏品管理与科学研究、陈列展览与社会服务等方面达到一级水平。可这并不影响新落成的奉贤区博物馆里藏着一个“一级标准”的展厅。据介绍,博物馆建设期间,奉贤考虑到未来的功能设计,对标最高水准,预留了一个数百平方米的展厅。不论技防、消防能力,还是人防策略,哪怕是展览柜内的温湿度等细化指标,都符合国家乃至国际要求,“这是奉贤和故宫合作的基础。”

  据悉,为挑选这120余件展品,故宫器物部、宫廷部、书画部等多位专家反复甄选;为确保安全,国宝到达地方后所有的布置、上柜全由故宫方面专家现场负责,奉贤方面则着重于展厅和展柜设计。张雪松说,故宫人对待文物和史料近乎苛求的态度和敬畏心,值得每个博物馆人尊敬。面对这样大批量的国宝到来,奉贤博物馆新馆顶着前所未有的压力,“我们在短时间内被推着向极致水平的硬件和软件靠拢。”

  临展主题聚焦“四爷”雍正

  临展的主题经多番探讨,最终聚焦在“四爷”雍正身上。

  雍正与奉贤有着深厚渊源。史料记载,1724年(雍正二年),为加强对江南地区的赋税管理,雍正下旨在松江府范围内新设奉贤县、金山县、南汇县和福泉县。这是奉贤建县的开端。为进一步明确这段历史,奉贤博物馆人先后跑了上海博物馆、故宫博物院、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希望寻到当年中央与地方探讨建县问题的来往奏章。张雪松等人最终在台北故宫看到那批史料。此次奉贤博物馆新馆开馆,这些奏章的复制品将在常设馆内展出。当然,雍正与奉贤的缘分不止于此。1725年(雍正三年),雍正下令花大力气在奉贤沿海一带修建石塘,解决水患问题。当时国库并不充裕,修建石塘每100丈就需花费白银19万两。整条10公里的沿海石塘建成,花了足足10年。在今天的奉贤区柘林镇境内,仍有4.5公里的石塘留存。奉贤博物馆新馆地下一层,1320平方米的海塘厅将完整展示这段历史。

  这次“雍正故宫文物大展”展出120余件故宫展品,包含雍正一生中许多重要的东西。做皇帝时用过的弓、望远镜、眼镜,贴身的夏季朝服、心爱的火枪,都将原汁原味呈现在观众眼前。此外,还有一大批雍正年间的器物,包含瓷器、珐琅器、漆器、书画等。其中有几方砚台、铜炉,是他日常把玩之物。据介绍,雍正对器物的细节要求极高,在位期间留下的明确可考、有落款的各类物件,相较他的父与子,实在少得可怜。“这为故宫专家的展品遴选增加了难度,却也让整个雍正展更有价值。”

  本次展览中,故宫和奉贤方面还共同复原当年的“军机处”。1729年,雍正借用兵西北之机,在乾清门外西偏小平房内设军机处,一些军国大事由军机处秘密决策,君权至上从此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展厅内将重现当年雍正和大臣们用过的炕桌、烛台等设施。

  以科研能力定义“好博物馆”

  单霁翔说:“只有人们生活中离不开的,有时间就想来、来了不想走、走了还想来的博物馆,才是好的博物馆。”雍正故宫文物大展即将为奉贤博物馆新馆打响第一炮,可后续如何真正成为市民游客必去的“打卡”地,值得深思。

  记者获悉,新馆目前已筹备陆续推出中国工艺艺术品展、国际纸艺双年展、中国古代铜镜学术研究会及展览,希望通过严控展览的品质水准、引入多元艺术文化形式,让博物馆“活”起来、“火”起来。除了重磅临时展览外,常设的奉贤历史展也要不断提升观展体验,这一方面有赖于声光电等各种新型技术手段的使用,增强人与史料、实物的互动性;另一方面离不开博物馆人及考古学家们孜孜不倦的探求,持续发现鲜活的地上、地下新史料。

  此次现身新馆的馆藏文物达3000余件,主要来源是奉贤当地的考古发现。据透露,上世纪70年代,奉贤四团镇出土了1000余件有稻草捆扎痕迹、保存完好的宋瓷,专家从器形和纹样基本判断,这是一批产自龙泉窑、有外销倾向的出口瓷器。如今,其中品相较好的将与观众见面。此外,上世纪60年代和90年代两次发现的奉贤境内良渚文化遗址中,也出土了一批陶器、石器,它们是史前人类活动的明证,也是展览展示的重点。“接下来,我们还会进一步加强研究,特别针对奉贤历史在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的文献空白进行深入挖掘。毕竟科研能力是定义一个博物馆好坏的重要指标之一。”张雪松说。

  据悉,“雍正故宫文物大展”将从5月16日持续到8月16日,开放时间为周二至周日9时至16时30分,周一闭馆。为避免大客流影响观展体验,有意前往参观的市民游客需提前在奉贤博物馆官网和官微预约,建议错峰观展。(解放日报记者 杜晨薇)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大发时时彩走势-大发时时彩遗漏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