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IT学生网新闻

2020年IT培训机构集体渡劫

[日期:02-27] 来源:IT学生网  作者:QQ251048012 计算机培训学校

渡劫.jpg

2020已经过去两个月了,我们受病毒所困也已经一个月了,2020年似乎每个人都在渡劫。

  • 有朋友跟我说,我想上班,但是公司没了;

  • 有学生跟我说,我想上学,但是学校没了……

确实,一家全国13家校区资产过亿的IT培训机构“兄弟连”就在此次疫情之中倒下了。

兄弟连倒闭.jpg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其实兄弟连的倒闭这次疫情不背锅,只是疫情给了它们体面的说辞。

早在肺炎疫情未到来之前,教育培训行业遭遇“寒流”的洗礼已经长达一年有余,譬如2019年爆发的培训机构集体暴雷跑路事件:韦博英语跑路,开心豆少儿英语闭店、儿童早教机构培正逗点资金链断裂……

2019年倒闭的教育机构.jpeg

因出现几十家培训班大规模的集体倒闭事件,社会影响严重,2019年底国家针对“预付费”问题收紧政策,加强监管,北京就曾出台新政:培训机构不能一次性收取1万元以上的预付费,时常不能超过3个月。

大家知道IT培训机构通常的收费是一次性收2万元,培训时间是6个月,因此新政一旦落地,IT培训行业马上步入洗牌阶段,但是2020疫情的出现打乱了一切。设想一下,就算没有疫情,该倒闭的IT培训班其实照样免不了关门大吉的下场。

“寒冬之外,仍是寒冬。”熬过2019年寒冬,活下来的线下教育培训机构手中的余粮也不多了。本想靠着最后一点余粮在2020年打个翻身仗企业,却突逢肺炎疫情的肆虐,直接将其打回原形,2020年必将是大大小小的IT培训机构重新洗牌的时代,其中的关键就是现金流

教育机构的现金流正与时间赛跑

松鼠AI联合创始人周伟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如果疫情在3个月之内结束,大概60%的线下教育机构会倒闭,如果再延迟一个月,线下教育公司死亡比例可能增加到80%。

这位线上K12教育大佬为什么这么说呢?这是因为自从出现疫情,国家就明令禁止,线下的培训机构不得继续开班开课。

目前所有的培训机构已经全体停课一个多月了,没有营收,仍有成本,还面临学员大规模退费的风险。那么为什么以3个月为期呢?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北京小微企业综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联合对995家中小企业进行了调查,出具的报告让人更为担忧。在最为直观的现金维持时间维度上,34%的企业只能维持1个月,33.1%的企业可以维持2个月,17.91%的企业可以维持3个月。

现金维持时间.jpg

换言之,在接受问卷调查的995家中小企业中,85.01%的企业的现金流最多能维持3个月,三个月之后,恐再难自救。

既是人力和租金【重资本】又是学员【预付费】的培训行业的情况只会更加糟糕。不但有租金、社保、员工薪资、债务本息、货款等这些【重资本】仍需支出,而且大部分现金流来自于学员的【预付费】,学员可以要求退费,一旦出现学员大规模退费,教育机构手上的现金流更不会撑得过3个月。

相比较行业的头部玩家,腰部以下机构生存就更加艰难,小机构抗风险能力孱弱,现金流往往连一个月都撑不过去。可能很多已经难以承受房租、人工及贷款的压力,倒闭关门只在顷刻之间。

什么样的IT培训机构属于“腰部以下小机构”呢?答案是年招生量1000人左右的IT培训班。

500名学员就是一家IT培训机构的盈利红线

如果一家IT培训机构一年有500个学员,每个学生交费2万,则是1000万的收入。我们要看一家500人年收入1000万的IT培训机构是否盈利,就要看它的三大成本——人力成本、获客成本和房租。

对于IT培训机构来说,人力成本是占最大比重的,通常聘请大神级讲师一人就要支付60万年薪。

如果50个人一个班,一家500学员的培训班最少要配备10位靠得住的讲师吧?除了大拿讲师之外,IT培训班的用人成本还要包括班主任、客服、招生、运营、行政、财务、后勤保障等几十名员工每年的工资和社保。

参考商学院记者调查IT兄弟连倒闭事件的数据:

为了提升业绩,又高新聘请很多职业经理人和专业教育人才,顶峰时兄弟连公司总人数高达700多人,短期内也没有完成业绩的转化,反而大大增加了人力资源的成本。2020年春节前,兄弟连的团队已经减少到不到130人,公司的资金链已经非常紧张,亏损还没有扭转。

倒闭前夕资金链非常紧张的兄弟连在经过大规模裁员之后,依然保留130人的团队才能维持正常工作,可见,经营一家IT培训机构需要多少人力?仅仅这些人力成本就占据一家培训班收入的一大半。

IT培训班除了人力成本之外, 第二大成本支出就是获客成本,大白话说就是广告费。

参考商学院记者调查IT兄弟连倒闭事件的数据:

手里拿到上亿元的资金后,为了完成对赌的业绩,李超曾经拿出大笔资金用来投放广告,2017年兄弟连在百度上花了3000万元投放广告,2018年又在百度上花了2000万元,这些还不包括负责投放营销的团队成本,实际效果却没有达到预期目标

这个数据说明了什么?相当于当你给IT培训机构一块钱,它就能掰开一半支付百度的广告费。

当然这只是失败案例的数据,并不能代表大多数IT培训机构,不过见微知著,IT培训行业一位学员的获客成本通常在6000元左右,而学员的学费是20000元,相当于当你给IT培训机构一块钱,它会掰成三份,一份支付百度的广告费。

当然,广告费也不止百度一家收。受到网红带货的启发,众多大流量媒体号大V们成了IT培训机构投放广告新的战场。

当你在知乎、B站、公开课、公众号这些平台上被各种“扫码关注领取学习资料”所吸引加上某些“大佬”之后,是不是就各种让你掏钱买课了?

入群费.jpg

还会诱导你加群,加了之后发现是个“杀猪盘”,群里500人499个都是托儿,在群里“同学们”的气氛烘托之下,你是否就心动了?

杀猪盘.jpg

据悉,这些媒体小编们的广告费可不低,一篇10万+的收入可以吃一年。除此之外, 还有不可描述的灰色收入,比如诱导你关注之后,转化成功的话,提成也是不菲的。

IT培训机构在这些小编和水军身上的投入的费用一点都不比百度竞价少,羊毛出在羊身上,各种各样的“获客成本”最终全部是由学员来买单的。

第三大成本支出是房租。在一二线城市通常容纳500人的教学场地租金每年大概200万左右。

参考商学院记者调查IT兄弟连倒闭事件的数据:

兄弟连倒闭前的办公地点位于北京昌平区沙河镇奇点中心B座,这里远离市区,但是奇点中心规模很大,三座办公大楼,底商有很多餐饮和零售店。兄弟连在B座租用了6层和7层办公,据大楼保安介绍,兄弟连在节前就已经退租了,从办公室内的场景看,兄弟连应该在节前就已经结束了这里的办公,并不是疫情爆发后才退租的,保安也证实了节后就没有人来过兄弟连的办公区,这里一直都是封闭状态。记者在其办公区的墙上张贴的“巡班日志”的最后一次记录是2020年1月13日上午九点多。据了解,这里就是兄弟连业绩滑坡后,从每年400万租金的办公场地搬到相对偏僻,年租金只有100万的办公地点。

根据兄弟连的学员所说,他在2019年8月入学时机构还有大概10个班级在上课,大概人数正是500人。然而2020年1月份时,这个校区只有200人左右了。可见,倒闭之前的兄弟连为200学员在偏远郊区的一个商场的楼上租赁的场地,也价值100万元。

经营一家IT培训机构,除了人力、获客和租金之外,还有每年要向国家交几十万的税,股东每年分红等等其他各项开支就不一一表述了。大家算一算,一家只有500人年收入1000万的小机构的资金链是否堪忧?手里的现金流是否捉襟见肘?

就算没有疫情这种黑天鹅事件,这种小型IT培训机构都是几乎不盈利,甚至老板是要赔钱的,更何况遇到这种事,往年的这时候正是IT培训机构招生的一个高峰期,年前没有备足现金流的,指望春招解围的机构恐怕都要凉了。

只有最头部机构有可能实现盈利

跟大家算完了IT培训机构营收的帐,不难看出,小型机构资金链易碎,只有体量大的,学员人数多的最头部机构才有现金流的保障。

这里不得不讲一下2003年非典疫情之时,死而后生的企业——新东方。

那时的新东方退学费的同学从四楼一直排到楼下,退还的学费、老师的工资、场地的租金让新东方产生2000万的资金缺口,差点倒闭,好在当年老俞已是全国最著名的英语老师,朋友多人脉广,借了2700万抗过了疫情。没有开除老师,也没有拖欠工资,凝聚了人气,挺过非典危机的新东方迎来高速发展,死里逃生的三年以后,新东方2006年赴美上市,成为中国民营教育的第一股。

俞敏洪.jpg

俞敏洪在接受采访时说:

老师的工资你还得照发,各个办学点的租金你还得照付,学生没有来报名的,还有不断来退款的,明显的账上的钱是不够的,新东方差点就没了,那段时间所有中小培训机构都倒闭了。我的人缘比较好,有两个朋友在一天之内给我筹集了一千多万人民币,最后把学生的学费全部退完,关门大吉,等了两个月,非典的警戒撤除以后,学生又开始把钱全部交了回来,把这个危机给扛过去了。

这个故事不但告诉我们一家企业在突发事件中现金流的重要性,还告诉我们“良心不是只靠嘴皮子说的,更要有雄厚财力作为保障,所以2019年出现培训机构集体暴雷跑路事件时老俞站出来说了这么一段话:

教育领域承担一个最大的责任是什么?就是我们都是先收学生的钱!我们常常会发现很多教育机构做不下去了,最后的结果老百姓几千万上亿的钱放在这,你就把它用没了,因为预收款你很容易超额支付,最后的结果是学员损失了钱耽误了学习,我觉得这个从良心上来说是说不过去的!我们账上存的钱随时都可以把学生学费退完了,这个是我们的硬性标准!

不愧是经历过非典危机的大公司,只有这样的公司才有气魄说出“我们账上存的钱随时都可以把学生学费退完了”这种豪言壮语。放眼IT培训机构,哪家敢说?

没有经历过非典的IT培训机构此时一筹莫展,年轻的IT培训班束手无策,只能选择用金融工具来救急——贷款。但此时金融机构也纷纷收紧资金,调整风控。就算疫情过去,恐怕也只给优质企业放款,毕竟金融不是做慈善,“马太效应”就是这样的残酷。

当全国所有的IT培训机构站在同一起跑线时,总会有一些机构对于疫情冲击的免疫力更强而脱颖而出,另一些中小型教育机构则加速了死亡。

大潮退去,就知道谁在裸泳.jpg

大潮退去,就知道谁在裸泳 。

彼之砒霜吾之蜜糖,疫情不会一直持续,有实力的机构已经蠢蠢欲动,可能正在谋划一场收割。民营机构身在弱肉强食的资本市场,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没有金融大腿抱,小机构只能被大机构吞并。

如果说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的资本寒冬让教育企业开启了淘汰赛的进程,那2020的疫情则让这场比赛的结果来的更早一点。

写到这里,我猛然想起2019年初美团CEO王兴的那句话:

2019年是过去10年里最差的一年,却是未来10年里最好的一年。

我想说,2019年培训机构集体跑路,2020年培训机构集体渡劫!

IT学生网内容分类